贵州余庆一党员干部涉嫌贩卖“假农药”坑果农损失惨重

作者:石仁均 陈晓艳 邓少举 来源:2016-9-11 15:00:25经济与法制网 发布时间:2016/9/11 15:38:25 点击数:
导读:贵州余庆一党员干部涉嫌贩卖“假农药”坑果农损失惨重石仁均陈晓艳邓少举摄影报道核心提示:贵州余庆国家党员干部,龙溪镇原党委副书记、人大主席、县人大代表山鹏高涉嫌长期贩卖假农药坑农害农,造成果农上千亩桃园基…

贵州余庆一党员干部涉嫌贩卖
假农药坑果农损失惨重
石仁均  陈晓艳  邓少举  摄影报道
  核心提示:贵州余庆国家党员干部,龙溪镇原党委副书记、人大主席、县人大代表山鹏高涉嫌长期贩卖假农药坑农害农造成果农上千亩桃园基地损失惨重果农损失上百万元。   
  自今年8月18日以来,贵州省遵义市余庆县龙溪镇红军村的杨青学、杨家林、吴国友、杨刚强,苏羊村的安培贤、小河村任明伍、赵云元、张启伦,大乌江镇马龙村彭思银等9户果农多次书面或电话向贵州省经济与法制建设促进会及《经济与法制网》、中国网和民主与法制社贵州记者站等多家单位反映原余庆县龙溪镇党委副书记、人大主席、县人大代表山鹏高贩卖假农药(肥)坑害果农一事。从8月底到9月初,多家媒体记者先后多次深入事发地进行了调查。
九户农七百多亩果园受损惨重
  据九户果农书面反映材料称:贵州余庆国家党员干部,龙溪镇原党委副书记、人大主席、县人大代表山鹏高长期贩卖假农药坑农害农。造成果农上千亩桃园基地损失惨重”,“职能部门执法不公,公开坦护黑心农药商山鹏高,果农损失上百万,维权无门,只有向社会各界求助。我们从发现系假农药造成果树死亡和减产减收后于今年5月16日开始向职能部门举报,至今已4个多月,桃园的桃果已经烂完、落完。果农们先后向余庆县农牧局等相关政府部门反映,但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结果。
  据了解,九户果农的桃园基地主要分布于余庆县龙溪镇红军村469亩、苏羊村60亩、小河村 140  亩,大乌江镇马龙村 80 亩,共计 747亩。加上已经与山鹏高达成赔偿协议的另外七户果农,因假农药受损的桃园面积高达上千亩,受害果农达16户之多。
  “仅我们九户在山鹏高处购买的假农药金额具不完全统计就达 20余万元, 2016年预计桃园基地损失金额近300万元。”果农们介绍说。

图为:使用假冒农药导致枯死的桃树

图为:使用假冒农药导致枯死的桃树

图为:果农含泪忍痛拔掉枯死的桃树
  9月1日上午9:40分,记者来到位于余庆县大乌江镇马龙村的果农彭思银家的桃林基地看到,彭思银家的部分桃树的树叶发黄、枯萎,部分树上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流胶病和介壳虫病。甚至有些桃树已经死亡。据彭思银介绍:今年他家的80亩桃树,预计亩产量4000斤,亩产值4000元,年产值32万元,由于使用了山鹏高的假农药受损达80﹪,受到损贰拾伍万陆仟余元。
  上午11:22分,记者来到龙溪镇苏羊村的安培贤家桃林基地时。安培贤的桃树大范围树叶发黄、枯萎。树上布满了白白的一层壳虫。近2/3的桃树开始死亡。当记者问及安培贤今年的桃子产量时,这个五尺农家汉子哽咽着说:我的80亩桃林基本“绝收”。当记者问及从何时开始从山鹏高处购买农药,为啥不去别家?这个纯朴的果农回答:“因为相信领导、相信共产党员山鹏高!”才上当受骗。
  据安培贤本人介绍,他家受灾的80亩基地预计亩产量3000斤,预计今年有壹拾玖万捌仟多元,因为假农药受损100﹪啊!

图为:因假农药而坏死的桃果

图为:坏掉在地上桃果
  9月1日下午3:58分,记者来到了龙溪镇红军村茅坪哨的杨青学家桃林基地。据杨青学的妻子介绍:十年前夫妻俩海在浙江打工时,是她当时还在上小学的女儿一句话“如果你们不要在外打工回家来?我保证年年拿奖状给你们!”
  孩子这句人心酸的话语让夫妻俩放弃了在外打工的念头回家发展种植业,同时也方便照顾孩子。孩子也果真很争气的年年都拿回了学习成绩优秀的奖状。全家靠种植桃树幸福的生活着。今年女儿也在贵州师范大学读大二了,等着桃子卖了给女儿和儿子交学费。可是今年因用了山鹏高的假农药,致使产量减少,大量的桃子坏掉在地上。我们把坏掉的桃果堆放在公路下边的两棵桃树下,结果桃果腐烂后温度太高,还把这两棵桃树烧死了。
  据杨青学本人介绍:“我们发现从山鹏高家购买的农药使用发现问题后,立即从别处购买农药来挽救,才使今年40亩桃子受损60﹪,受损失大约壹拾貮万元。”
从8月31日到9月1日,记者先后花了二天时间实地走访查看了9户果农的桃园基地,均不同程度的看到部分桃树树叶发黄、枯萎,树上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流胶病和介壳虫病。甚至有些桃树已经死亡的现象。
“问题农药”触目惊心
  果农发现假农药于今年5月16日向有关部门举报和投诉后,5月17日,余庆县农药监督管理站就对龙溪镇杨家林处的12个农药品种取样,经查询结果为:登记农药品种只有两个;未查到农药登记证书的农药品种就有四个;假冒其它厂家农药登记证书证号的有五个品种;还有一个品种无农药登记证号。仅仅在杨家林处取样12种农药品种就有10种“问题农药”。

图为:有山鹏高签字出售的农药部分销售清单

图为:记者从果农家中现场提取的假冒农药
  今年7月20日,余庆县农业综合执法大队对龙溪镇果农任明武在任明香(山鹏高)处购买的农药情况进行调查统计,其结果为:十种农药中,四个没有查询到,六个为假冒,完全是“问题农药”。执法大队于同日对果农张启伦从任明香(山鹏高)处购买的八种农药进行调查,结果为:四种未查到,四种为假冒,同样全系假冒农药。同日对果农杨清学从任明香(山鹏高)处购买的十种农药进行调查,结果为:两种未查到农药登记证书,八种为假冒其它厂家农药登记证书证号的假冒农药。果农吴国友从任明香(山鹏高)处购买的九种农药经查也全系假冒“问题农药”。记者从安培贤、彭思银等提供的农药调查统计表上也看到了所购买的农药也是“问题农药”。假冒“问题农药”。如此之多和行为人胆量之大?这实在让人触目惊心和闻所未闻!
“调查报告”遭质疑
  据果农们介绍:当他们发现使用的农药“问题”后,多次向余庆县农牧局和县政府等有关部门反映。要求对从山鹏高家购买农药进行鉴定及山鹏高本人应该给农户一个合理的答复。
  果农们说:“接到果农举报后,有关部门不积极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山鹏高农药门市部及其库房中的假农药现场和销售台帐清册等,而是给黑心药商山鹏高通风报信,留下充足时间给山鹏高转移假农药和销售台帐清册、拉关系等。对果农举报的一份农药查询结果就花了27天时间才到果农手中,导致果农因沒有假农药结果而无法向其它部门求助。”
  “在接到果农举报山鹏高转移库存的假农药后,不积极采取有效措施控制,而是为黑心药商山鹏高辨护说是转移的草甘磷。至使山鹏高剩余的假农药继续流向市场,危害百姓。果农们这样说。
  据受损果农之一杨家林(中共党员、遵义市第二届人大代表、贵州省乡土拔尖人才)说:从今年5月16日开始,余庆县农牧局就陆续接到果农举报山鹏高长期贩卖假农药中带有瓶装“锌硼肥”和 便装“硫酸亚铁”等多种肥料类产品。而县农牧局至今未采取任何措施,我们果农手中均有依据的。6月13日我们向县人民政府请求,尽快组织专案组深入我们的桃园基地进行现场调查,并对因使用假农药而对我们桃园基地造成的损失进现场评估。然而6月17至19日,由县群工委牵头,县农牧局组识的所谓“专家组”却以对“龙溪镇桃树田间生产管理情况”调查为名,并于2016年6月26日,由余庆县农牧局作出了《余庆县龙溪镇桃树田间生产管理情况调查报告》。我们对该份《调查报告》的权威性、科学性和公正性均产生质疑。该《调查报告》根本不能作为赔偿的依据。

图为:即将死掉的桃树和坏掉的桃果

  杨家林说:今年8月初,我们在县群工委二楼与山鹏高协商解决就假农药导致桃园基地损失赔偿时,县农牧局“专家组”才拿出所谓的“评估报告”作为双方协商觧决的定损依据。其评估结果与来源依据等内容和我们使用山鹏高假农药造成的经济损失的事实完全不相符。
  “7月16日,在桃果实成熟期间,根据果农要求,由群工委牵头并组织专业人员到桃园基地现场摄像,其桃果实的比较效果非常明显,也能说明问题,但群工委为了达到坦护山鹏高的目的,在双方协商觧决时也未将该摄像图片作为协商解决的参考依据。根据以上表明,两家职能部门所做的一切均是为山鹏高考虑,而不管我们果农的死活。”杨家林这样说。
  “根据施用假农药而造成我们桃园基地的实际经济损失,要求黑心药商山鹏高如数赔偿。同时果农们建议地方有关职能部门要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农药管理条例”,加强对农资市场的规范管理,加大对假冒伪劣产品的打击力度。加强对农资经营人员的资质审查职业道德培训。让农民朋友用上放心农资。”果农们说。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遭受假农药损失的果农中,有几户是向银行贷款来从事果树种植经营的,由于使用假农药导致减产或绝收,还在无法还上银行贷款忧心忡忡。其中小河村的一户果农因桃果减产,债务累累而生活困难,其老婆生气之下外出一去不返。
店铺转让又离婚 山鹏高涉嫌逃避责任
  9月2日上午9时,记者来到位于余庆县龙溪镇商贸街13-14号门面的腾龙一号种子店,欲找山鹏高了解核实有关其被投诉涉嫌卖假农药一事。据店内守店铺的一男子告知:山鹏高已在事发后于今年6月20日将该店转让给谢正敏经营。 记者在该店的工商营业执照上看到:执照上的店名已经变成了“余庆县龙溪镇谢正敏种子零售店”,但门店仍然挂的是“腾龙一号”的招牌。

图为:被转让的腾龙一号店
  记者从邻居处了解到,腾龙一号店在6月20日以前是山鹏高的老婆任明香的法人。在任明香经管期间药品品质好,服务态度也好。但是自从山鹏高2015年退休后,山鹏高本人就亲自经营腾龙一号店,亲自销售、亲自开单。据一知情人士说:“在假农药事发后,山鹏高为了逃避赔偿责任,不光将假药转移和将店铺转让不说,还于今年5月同老婆任明香假离婚。试图转移财产”。“山鹏高还请我为他转移假农药装过车”。
  记者试图想拨通山鹏高的手机进行电话采访,但是山鹏高一直就是死活不接电话。9月11日下午,记者再次拨打涉案人山鹏高的手机联系,谁知电话通了又被对方马上挂断。
县农牧局:正在积极调查处理之中
  9月2日上午10点30分,记者来到余庆县农牧局就山鹏高售假农药一事,向县农牧局了解有关情况。县农牧局的负责处理此事的李安云副局长接受了采访。

图为:果农请人挑选劣质桃果
  据李副局长介绍:县农牧局在6月13日接到果农户的上访后,他们立即在6月17日—19日,由县群工委牵头,县农牧局组织的“专家组” 对“龙溪镇桃树田间生产管理情况”调查,并邀请遵义市的有关专家到场指导。由于这份评估报告的结果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和许多客观因素和主观因素的原因,造成这个评估结果不具备权威性,县农牧局也不能作出确切的结论。由于果农更是不予认可和不服,所以余庆县农牧局于今年8月12日以余农复【2016】5号《关于龙溪镇杨家林等同志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文件下发送达给杨家林等果农,并明确告知“评估报告仅作双方协商赔偿的参考依据”。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县农牧局曾3次组织果农和山鹏高进调解协商处理此事,通过县群工委和县农牧局的努力工作下,目前已经有7户果农与山鹏高达成了赔偿协议。对未达成赔偿协议的杨家林等九户果农,我们也告知其通过向余庆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来主张权利。在接到果农的反映后,有关领导高度重视,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及时开展了调查和协调处理工作。目前我们作好准备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进行调查。
  最后,余庆县农牧局李安云副局长表示;他们农牧局会尽快组织相关单位一起协调处理好此次农药事件,给果农一个合理的说法。记者将对此事件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覃天  编审:曾实
上一篇:【缺德】农民祖坟被强挖,贵州理工学院占地无批文 下一篇:合作卖煤遇骗子 男子骗走合伙人16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