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天驾龄新手司机肇事涉嫌逃逸 两次截然不同事故责任认定引质疑

作者:邓少举,宋松 来源:2017-3-29 经济与法制网 发布时间:2017/3/29 20:28:21 点击数:
导读:经济与法制网讯:一起轿车与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致摩托车驾驶人死亡,肇事轿车擅自离开现场次日才被查获,而交警部门却认定死者负主要责任引发质疑,2017年2月20日,经济与法制刊网采编前往贵州普定县对该事故进行了调…

    经济与法制网讯:一起轿车与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致摩托车驾驶人死亡,肇事轿车擅自离开现场次日才被查获,而交警部门却认定死者负主要责任引发质疑,2017年2月20日,经济与法制刊网采编前往贵州普定县对该事故进行了调查。


图1 死者家属指认事发现场

    2016年8月21日早上7点40分,在贵州省普定县209省道黄望线(坪上路口上面)112公里+115米处时发生一起交通事故,造成骑摩托车的司机死亡。肇事车辆离开现场,交通事故认定摩托车主负主要责任,家属质疑交通事故认定。
    据死者家属称:事发后,普定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赶到现场,在对现场勘查时,肇事车辆已离开事发现场。对现场拍照取证后,便将死者尸体拖到普定县人民医院太平间停放。民警依据事故车辆车牌号查到了车主信息,发生事故的是贵州省普定县鸡场坡乡纳支村小坝田组村民陈红江,便通知了家属。

                               图2 死者父亲陈纯华介绍情况
    据死者家属陈纯华介绍:8月21日9时许,接到普定县交警大队来电:告知陈红江发生交通事故死亡一事后,并请到寨邻陈纯勇、王朝华、王井国等一同前去认领尸体。家属来到普定县人民医院太平间后问其死因。由于民警到现场时,未发现有关嫌疑车辆,民警告知是死者自己骑车摔死的,要求死者家属把尸体拉回家去安葬。

                          图3 死者手上明显的碾压痕迹(警方提供)
     在看望尸体过程中,同去寨邻陈纯勇介绍:看望时,发现死者陈红江的手背上有明显的车辆碾过的痕迹,便对此痕迹问起。民警拍照后,告知会查询后给答复。因为事故发生地处于盲区,没有视频监控录像。普定县交警大队通过调取各路口的监控及有关报警线索,对此时段路过的车辆逐一排查。民警不辞辛劳,通过10多个小时的努力,终于在8月21日晚上锁定一辆现代牌汽车,便将该车辆扣押。并在8月22日将事故痕迹委托贵州中一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8月25日贵州中一司法鉴定中心得出结论:涉嫌车辆为贵GDX216号,车为现代盛达SUV。


图4 寨邻王朝华介绍情况


图5 寨邻王井国介绍情况


图6 寨邻陈纯勇介绍情况

    查到嫌疑车信息后得知:原来驾驶该车辆是华逢莉,是一名领驾驶证才11天的新手司机,初次领取驾驶证的时间为2016年8月10日。事故几经周折,普定县交警大队对此次交通事故作出了两次责任认定:9月26日,普定县交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一款、五十一和第二十二条对该事故做出认定:当事双方承担同等责任;11月24日普定县交警大队又依据同样的理由,分别对死者陈红江认定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对嫌疑车辆认定次要责任。交警部门为何会出现两次截然不同的认定?家属在感到茫然的同时,也提出了质疑?认为交警认定不公正!实在太任性!


图7 事故现场(警方提供)


图8 事故现场(警方提供)

    死者家属表示:《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 第92 条:“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承担全部责任”,《刑法》132 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规定,因而发生重大损失,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3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华逢莉驾驶贵GDX216号小车碰撞辗压陈红江倒在路上后,不停车进行抢救,驾车逃逸致使陈红江未得到即时抢救而死亡,属情节特别恶劣。而且事发当天天气晴朗,路面干燥不滑,没有外来因素,死者不可能骑车摔倒。死者没有戴头盔,没有有效驾驶证是否造成此次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死者家属对此表示不满。发生事故时,事故现场应该受到保护,据交警提供现场图片,肇事车辆似乎早已不在现场。并对肇事司机涉嫌逃逸和车辆前面有明显的碰撞痕迹提出质疑。为此,死者家属向有关单位上访求助。

    2017年2月20日14时40分,经济与法制采编就此事来到普定县交警大队了解有关情况:首先找到的是参与认定此事故的交警大队民警汤兴,汤警官说:处理现场时自己没有在场,简单介绍了此事的经过,并对事故认定作出了看法:死者未带头盔,没有机动车驾驶证和此事故发生没有关系。至于车辆碰撞痕迹,是事故发生前一天撞到三轮车所致。其它细节要等罗仕兴队长才说的清楚。


图9 普定县交警大队

    由于交警工作的特殊性,经常出警。直到2月20日下午15:17分,主要负责的此事故认定的罗仕兴队长才回到值班室。罗队长说:对此事,他们也做了很多努力,也组织过多次调解,为了同情死者,首先对此事作出同等责任认定,肇事方也同意34万的赔偿。由于车辆已投保,保险公司不同意赔偿,并要求重新对责任进行认定,才有了两次责任认定。

   “交警部门的两次责任认定实在太随意?”死者家属提出质疑时这样说。

    罗仕兴队长表示:事发当天,通过查验后,民警晚上扣押了肇事车辆。事发当天接到三次报警,首先是派出所的先赶到现场,第一个报警的是路过车辆,第二个报警的是肇事者华逢莉的老公,第三个报警的是路人,至于是什么时间报警,罗队长表示记不清了。对肇事车辆未在现场,现场未得到有效的保护的问题。罗队长表示,离开现场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故意的,一种是非故意的。在此过程中,华逢莉并非故意离开现场,是因为对此事不知或没有察觉而离开现场的。

    事情还没有告一段落,死者家属目前已对此事已经依法向普定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至于肇事者轿车驾驶人是暂离现场,现场未得到保护,以及肇事者轿车一方有无报警,报警时间段是否构成逃逸等问题,有待法院的调查和依法认定。我们相信并期待人民法院对此事故一定会依法审理并给当事各方一个公正的判决的。

                          ——责任编辑:洒飞(实习)  总编审:石仁均

上一篇:“高利贷”滋蔓之祸:民间借贷宜疏不宜堵 下一篇:孟建柱强调:确保司法改革政策措施落地见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