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诉讼代理人到职业调解人 贵阳思语律师的又一新角色

作者:邹蓉 来源:律海法律中心 发布时间:2018/11/5 18:22:20 点击数:
导读:去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联合印发了《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作出全面部署,在北京、黑龙江、上海、浙江、安徽、福建、山东、湖北、

       去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联合印发了《最高人民法院 司法部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作出全面部署,在北京、黑龙江、上海、浙江、安徽、福建、山东、湖北、湖南、广东、四川等11个省(直辖市)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表明了国家对律师调解制度的高度重视和认可,为我国律师调解制度的进一步完善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和保障,为未来律师调解制度的立法积累了先行先试的探索经验。

       在中国传统社会观念中,人们往往将律师在纠纷解决中的角色定位为诉讼代理人,律师为赢得诉讼而据理力争,被视为增进对抗而不是促进合作的调解力量。

贵阳思语律师率先开启律师行业商务调解品牌先河

       商务调解,让矛盾温柔着陆,让纠纷云开雾散,以垂范法治建设的典型案例为载体、以和谐社会的商务调解为导向,链接政、商、民的桥梁与钮带。尽管贵州还不是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省份,但贵州思语律师事务所却率先推出“金山银山、法律靠山商务调解”品牌先河,并与《贵州日报》法治贵州栏目开设“金山银山、法律靠山商务调解”案例展示专栏,目前思语律师事务所与律海法律咨询服务中心及《经济与法制刊网》等网络媒体正在联手建设《思语律师商务调解网》及其自媒体和视频直播台等宣传平台,共同推进法治贵州建设。

       箭在弦上的投标案温柔着陆,挽救供应商近4000万元中标合同得以履行一一用以诠释调解理念,概述调解智慧。

       某代理公司接受某供应商委托,代理参与设备供应招投标,中标后某主管部门通知要作废标处理。

       贵州思语律师事务所邹蓉律师就某代理公司代理事务的各流程各环节进行依法梳理及论证,并参与招标单位、某主管单位的座谈协调会。

       招标单位分管领导在会上宣布:他代表组织通知代理公司,请于会后次日自行书写废标申请上传招投标内网,然后某主管单位根据申请下发废标决定书,强调这是唯一的路。

       某主管单位分管领导接着介绍调查取证情况,罗列数条“事实”,并说明有证据证明某代理公司的行为违规违纪,也强调废标是没有选择的路。

       邹蓉律师发言时说:“先就招标单位领导的“通知”发表观点,今天各单位就某供应商中标结果座谈,且各单位不是上下级关系,所以涉及不到以组织名义宣布或通知的问题,应是各方本着实事求是进行论证协商;再就某主管单位领导介绍代理公司违规违纪,这涉及代理行为是否有睱疵以及代理结果是否合法?不能仅为口头表述,请出示证据加以证明。

       该主管单位领导说散会后回去整理材料。

       就这样在第一轮废标座谈会的交锋中,某代理公司在邹蓉律师的把控中出现反弹、变被动为主动一一由被通知提交废标申请逆转为要求对方提供证据证明为什么要废标?

       会后第二天,某代理公司接到某招标单位电话,说只要同意废标,可以由原来的一条路变成两条路:同意其代理供应商参与新一轮招投标。

       后经过深刻分析,认为这是良善信号也是危险信号:“良善信号”是某主管单位对废标的底气不足、没有证据支持,如果投标行为违法违纪,废标岂由得代理公司同意与否?危险信号这是下套,让代理公司同意废标后继续代理新一轮投票,权利貌似没有丧失,其实这是没有约束力更没有保障的“承诺”,只是一张空头支票。

结论:坚持原则,不同意废标!见招拆招!

       果然,某主管部门作出孤注一掷的决定:下发废标决定书,其目的是“强制”将该案导入诉讼漫漫长征路,让中标结果在诉讼期间不能着陆。

       邹蓉律师根据该决定书罗列的事实撰写材料,没有针尖对麦芒申请行政复议、进入漫漫诉讼程序,而是晓之以理分析废标理由与依据的牵强与薄弱,诉讼可能面临败诉,将会出现“旧帐不淸新账产生”的混乱局面,建议撤销废标决定,避免错案上演,垂范有错必纠的组织原则与工作作风。果然,某主管单位作出撤销废标决定,一桩箭在弦上、上天入地的投标风波圆满落幕。

       商务调解,为委托人案件量身裁剪得体的美丽“劝架衣”,商务调解,是沉甸甸的社会责任,是法律人幕后的汗水耕耘。

       据湘潭大学副校长法学教授廖永安教授解读:以诉讼为中心的单一价值取向已经不能满足市场经济条件下各类市场主体的多元利益诉求。与诉讼竞技理念所形成的“利益对抗体”相比,调解理念所积极打造的“利益共同体”更契合市场主体利益最大化的交易需求,调解也因此成为当前世界各国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重中之重。在这种市场需求和社会背景下,律师的法律专业技能有了新的用武之地,其完全可以凭借职业优势成为调解制度的新生力量,将当事人的纠纷在进入诉讼之前就予以消灭。律师作为中立调解员,可以同法官一样居中调解,平衡双方当事人利益,促成调解协议的达成。

       当前,我国正以全民共建共享的理念创新为动力,深入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有效化解各类纠纷,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多元司法需求,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律师调解无疑可以成为我国多元化纠纷解决供给侧改革中新的增长点。与司法调解、人民调解、行政调解相比,律师调解的专业性、高效率、灵活性、非官方性都使得其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能够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西北政法大学汪世荣教授认为:法治为中心的调解制度的转型,自愿原则基础上调解的程序化、规范化,充分发挥双方当事人在调解过程中的作用,都离不开律师的参与。调解员主持下,双方当事人交流、协商、妥协、谅解,求同存异,化解纠纷,只有对调解制度赋予了新的时代特征,才能适应现代社会治理的要求。律师调解所具有的专业化、职业化和法治化要素,为调解制度的改革完善注入了活力。

       汪世荣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曾经表示:律师调解的目标不仅仅是解决具体纠纷,也包含了宣传、普及法律,预防化解矛盾等丰富内涵。律师调解的本质是律师承担调解员角色,居中提供调解服务,因而,律师调解是律师业务范围的拓展,有利于律师更好参与社会建设,实现自身价值。律师作为社会工作者参与社会建设的渠道只有不断予以拓展,其作为社会工作者的作用才能得到充分发挥。开展律师调解的试点,是拓展律师参与社会建设渠道的有益尝试。认真做好试点工作,对法治社会建设具有现实的推动意义。(作者:邹蓉 石仁均)【总编审:石仁均】

上一篇:最高法:小产权房、无证房统统能执行 下一篇:重庆公交坠江事件——请看律师对15名遇难者的法律分析意见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